一只豆角

凹三:Minashine

【青山松柏】是风动(4)



秦国公室的悲剧该怎样避免?


回程路上车马颠簸,卫鞅坐在车内沉思。


按前世记忆,太子犯法便在明年,这是燃眉之急。祸端始于甘龙暗中作梗,以沙石充赋偷换了白村新粮,惹得嬴驷一怒杀人。阴谋不同于阳谋,它的可怕之处在于不为人知,一旦被人察觉,这些上不得台面的伎俩便不难应对。但他能撬开换粮人的口,从而通过这件事彻底扳倒甘龙吗?卫鞅对此不抱希望,也认为没那个必要。


此时新法初行,民心未孚,渭水大刑后如非必要,他是真不想再大动干戈了。何况甘龙又为变法让出实权去做了太师,在老秦人心目中德高望重,他若一意深究,难免给朝野留下排除异己之嫌,恐怕还会被反咬一口屈打成招、阴谋构陷。


阻...

2021-08-13

【青山松柏】是风动(3)


在卫鞅望着嬴渠梁出神的同时,水榭的另一边,也有人在看他舞剑,而且看得跃跃欲试。


那是一个十七八岁的少女,曳地的红裙穿在身上,行止间犹如一朵烂漫的火烧云。她来时正遇国君舞剑,驻足看了片刻,忽而拔出腰间佩剑,清叱声“看剑”,剑器裹挟着破风的呼啸便从嬴渠梁斜后方斩来。


嬴渠梁早瞥见水中那抹红色的倒影,这时听见声响,腰身一拧,拉出一道秋泓也似的剑光,反手就劈了过去。这一下不成什么招式,纯粹的以力降巧,将来剑“当啷”一声斩落在地。


嬴渠梁俯身拾剑,抬头望了眼来人的脸色,失笑道:“我让你不开心,不让你也不开心,倒教我怎么做?难怪你一说练剑,大哥就往我这里推。”


荧玉气闷:...

2021-07-24

即便被吓到上蹿下跳,也坚持留下来说“我不能扔下你不管”的家驹儿真是可爱死了\(//∇//)\

六哥说话真的超有安全感

2021-04-19

【大染坊】单相思

*陈寿亭x卢家驹,花吐症梗。

*原谅我拙劣的文笔难以描绘他们万分之一的好,只希望有朝一日想要入坑的同好搜索tag时,不会像当初的我那样沮丧。

*即便不磕cp,《大染坊》也是一部非常非常优秀的商战剧,可惜以我的水平实在写不出配得上六哥段位的商战,只能整出这些狗血的花活儿。

*真正的两人北极圈,@贺书记,我交工了。


单相思


吕登标们搞不明白卢家驹为什么这么招女人喜,而卢家驹则闹不懂他六哥为什么这么讨男人喜。


这种困惑一直持续了很多年。直到某天,傻子一样的他才恍然惊觉自己也是男人,还是个很正常的男人。


卢家驹将五六朵黄白色的小花包裹在一方手帕里,扔进洗手间的垃圾...

2021-04-18

[图片]

虽然未来一段时间可能会很忙,但新季度,还是要把新的flag立在这里(我要是再拖下去我怕贺书记会杀了我)


脑洞一时爽,写文火葬场。


2021-04-07

【青山松柏】山陵崩

*继续尝试侧写,这次卫鞅不露脸。

*假如赢虔当面向君上演示栋梁拆x


数九寒冬,厚雪压枝,嬴虔柱杖立于荒园,满目萧索。


一个白发老人匆匆走来,在他身后丈外立定,恭声道:“公子,君上来了。他说嬴渠梁求见大哥。”


高大的背影一动不动,恍若未闻,老仆见状心领神会,谢客去了。


嬴虔用手搭上枯树狰狞虬结的躯干,端详片刻后,折下一截短枝来,枝头白雪簌簌摇落。他在满园荒芜中漫步,偶尔驻足攀折,手中不多时便握了一把,收于袖中。


他从园东走向园西时,老仆又回来了,脚步较之先前急促许多,语声略带惊惶:“公子,君上说秦国国君召见。”


嬴虔“嗤”的一声冷笑,将手...

2021-03-31

我今天就是要向全世界表白贺书记她是什么神仙大宝贝我居然能勾搭到她入坑和我一起嗑这是积了八辈子德吗呜呜呜呜呜呜呜呜

2021-03-28
1 / 5

© 一只豆角 | Powered by LOFTER